拾鸣小朋友

🌟🌟🌟🌟🌟

大半夜一堆翔海以及漏发给大爷的生贺((其实是弧太久了😭

吃货团团长→双叶大我哈哈哈哈哈他太可爱了超级喜欢😍

做了几个吧唧忘了po😜

一只神永😂小姐姐可以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嘛?

个人说明☆201707022

我叫拾鸣,叫鸣鸣、阿亦都可以♪

先说明,我,非常腐,但,我想谈恋爱😭

首先说明,不管在哪个圈都不会撕对家,以求同存异作为交往原则,即便是对家做得很好我也会夸,即便是毁了我也不会喷 .
我喜欢的是作品本身而不止这些角色,要是来撕就觉得没必要了,我不会吵架,朋友也不要逼自己出彩了😊

小歌剧常年坑,凤组推,天花寺/海斗/翔海过激推/晓/双叶/南条圣/圣廉 .
小歌剧给予过我力量,请不要当着我的面黑它.

代号D机关动画党,神永中心,三好次担,神田/佐三/神三/田神 .
这部作品说明了是侦探向,以历史为背景也很正常,喷它之前麻烦先看看书吧,虽然我也没看过(笑

灌篮高手动画派,流川枫中心,三井寿次担,藤真健司三担,cp→流花/花流/宫彩,无关基本无洁癖 .
是2017年7月中旬补的动画,漫画看了后半,真的很棒,我觉得也不会有人喷了,那我就不做说明了(又笑

es不定期浮头,千秋中心,岚姐次担,千杏only/岚杏/岚泉,千翠/千翠抱歉了❌

松沼固定沼民,Totti中心,小松次担,敦椴/红松

全职动画党,目前是all黄因为我喜欢话唠

凹凸动画党,还没站定cp所以...我吃鬼狐

persona系列非游戏党,主角推,鬼太郎、番长和波特的可爱可以当饭吃

非常喜欢田中太太👍久见直人有这么可爱,还有绪川千世太太👍受她影响挺大的

经常看动画片,日产国产都看,欢迎和我吹各种

ARASHI女友粉,sho他有这么好这么好啊还是学霸////

声优喜欢武内p!!就很帅气//////

其实最大的还是自家世界观坑,沉迷于生儿子,给他们,搞,各种各样的,嗯....因为我不会画女孩子了就
目前比较庞大的有
-SeeTheSky(第一季是魔法世界,第二季是校园生活第三季是魔法世界了又)
-BLack(架空现代黑社会,bl主)
-CloseToYou离你最近(架空现代,bl+bg)
-衍生世界(和朋友一起搞

我非常喜欢说话,大概有社交软件依赖症,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积极乐观,很喜欢开玩笑,如果过头请提醒我,以及如果看见我负能吐泥,那证明我真的很难过,我想有人能和我聊聊,这个时候就不要点赞了,我还想和你们做朋友

谢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

出故障再发一次😭卖同人吧唧的赠品😆全是星谷了((还有些cp向的就不发了///

尴尬((跟隔壁太太构图重复了才发现(不打tag了((隔壁太太撞车了对不起我没发现哇😭

最近的一些 圣廉 堆()不是牛郎团真的真的真的👋

lof忘发了😭0617生日快乐南条圣😋😋

青色的萤火虫

寒风肆虐着这个星球的两极,萤(23)带领着她的队伍正在D大陆上蹒跚前进。
“已经傍晚了,大家就原地休息吧,明天再出发。”
萤用厚厚的围巾把脸埋起来,只露出了眼睛。

“好累啊!”“是啊,多亏有萤队进展才加快一点。”“对对对!萤队真棒!”
大家叽叽喳喳聊个不停,萤无奈笑了笑,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一个人安静的时候,总会想起很多事。
思绪如涌,萤一口喝掉杯子里的热茶,摇了摇头。

一些青蓝色的光点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直在萤的脑袋旁边绕圈圈,仿佛在叫唤着什么。
萤觉得不对劲,突然起身提着手电筒朝山洞内部走去。
“萤队?你要去哪里?不留下来休息一下?”
“我去个厕所,很快就回来。”
萤朝着副队微笑道。

萤也没想到,越走越深,这股寒意也越来越浓,棉衣的厚度完全抵挡不住从四面八方侵蚀的寒冷。
说来也奇怪,这些光点,好像有意识的把她引进山洞更深处,萤也找到了理由给自己前进了。
好冷,快要撑不住了。
萤的膝盖突然失去知觉,整个人跪在了地上。贴近地面的严寒更为致命。
这时候,越来越多青色的光点聚拢到萤的身边。
萤抬头一看,被这突如其来的耀眼刺激到了眼球。

“......他只是个被诅咒的孩子。”

好不容易稳定了下来,她才更加确认,这是一块会发光的冰晶,但是里面,好像不简单。

“......他的存在只会带来危机。”

她现在能站起来一点了。

“......要么把他丢弃,要么让他离开这个世界!”

萤缓慢地朝冰块前进,青色的光点开始逐渐散去。

“......这是我能对你说的所有了。”

是一张脸。孩子的脸。
他被粗麻布包裹着,一动不动冰封在结晶里,只有嘴巴还带着点血色,微微开启,语犹未尽。
萤什么都没想,她迅速把外套脱下,裹着冰晶,拥在怀里。
一点点、一点点的青光从怀中流失,冰晶在慢慢地解散,孩子的整个身体都从中退出来了。
孩子的眼睛也微微张开了,不停地眨着,看着萤。
“你是谁....”
“......一个探险家。”
“那我是谁......”
“......”
萤无法回答他的话,这个刚刚孩子大脑里肯定还存在着记忆,只是刚刚苏醒过来,大脑的恢复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萤没有打算告诉他为什么被丢弃在这里,他或许永远都不会记起来,那当然是最好的结局。
“......你还好吗?”
“我很好哦。”萤低下了头,用鼻子碰了碰他的脸蛋,“还冷吗?”
“我不会觉得寒冷。”孩子笑了笑,“倒是你的体温......”
“......没有事。”
“......那你能带我走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

“不是吧萤队!您去个厕所还能带个孩子回来?”“我的天啊!萤女神你......”“不不不你们倒是先听她说啊!!”
“他很显然不是我的孩子。”萤无奈道,她低头望着孩子木讷的脸,“不过以后就是了。”
“......嗯。”孩子点点头,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个安排,“谢谢你。”

“青”这个名字是他自己起的。
探险回去之后,他就和萤住在一起,有一天去翻书,在字典里找到这个字,他问萤是什么意思,萤就说,就是镜子里你的眼睛的颜色。
那萤以后就叫我这个名字吧。
你喜欢的话当然可以哦。
萤也没有问过青是否记得之前的事,从检查报告上来说,青今年是三岁,儿童在这个是时候一般已经形成了记忆,不知道青是记得但是不说,还是真的忘记了。

不过令萤高兴的是,青并没有染上病毒。
“萤女神,早啊。”【熄光】总部处,莫斯(18+)朝正在看体检报告的萤打招呼。
“哦,早啊。”萤抬头笑了笑,“明明你才是头儿,对我还用这种叫法。”
“前辈终究是前辈,况且您也是我敬仰的对象嘛!”莫斯挠挠头,“话说我不是前阵子才看见你检查完身体吗,今天怎么又来了?”
“这不是我的体检报告。”
“......是青的?”
“对。”萤的笑容更加柔和了,“太好了,这个孩子没有染上病毒。”
“很好啊!”莫斯也笑了起来,又突然严肃起来,“不过萤姐还是要防范啊,那帮科学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搞新变异病毒,还是记得定期注射疫苗。”
“....谢谢你的提醒。”萤点了点头。
萤陷入了沉思。莫斯说的很有道理,科技每天都发展,永远料想不到今后会发生什么。
“......萤,我们回家了吗?”青悄悄拉了拉萤的裙角,问道。
“嗯,现在就回家。”
“诶,这就是青吗?”莫斯蹲下来和青对望,摸了摸他的头,“果然是青色的眼睛,真好看。”
“???”青一脸懵。
“我叫莫斯,是你妈妈的上司,也就是头头啦!”莫斯咧着嘴说道。
“那你要对她好一点噢。”青反过来掐了掐莫斯的脸。
“......当然会啦哈哈哈哈!”莫斯怔了怔,微笑着回答。听到这句话最想哭的人,应该是萤姐吧。
萤的刘海遮住了眼睛。
她牵起了青的手,和莫斯告别。

“快!萤姐跟上!”莫斯(20)扛着水管,回头喊了一句。
亚尔林大陆的某个科学家组织突然对城镇发起进攻,投放了大量的新种病毒。人们逃的逃,跑的跑,染上病毒的人们要么性情大变,成为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要么获得能力进行各种变异,可惜后者是少数的,这款新种病毒,仿佛只有僵尸化作用。
“是!”萤(25)咬咬牙回答了莫斯,然后转头跑开。
来不及了。
萤看着埋在废墟地下父母的躯体,带着灰尘与血渍,手里紧紧握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萤的手机号码。

“萤!你在哪!”青(5)被困在房间里出不来,房间里的氧气越来越稀薄,他又不能开窗。
“我来了!”萤拿着防毒口罩,给青戴上。
“轰!”一个炮弹往萤的房子砸去,萤抱着青,跳窗而出。
“没事吧!青!”玻璃破碎的声音充斥耳膜,萤看着怀里的青,他的头部明显擦伤了,鲜红的血把青蓝色的发丝染红。
“.....我的身体.....”青的瞳孔不停地放大,双手颤抖着嘴巴不停发出鸣叫,“......好痛啊我的心脏!!”
“青!”伴随着萤撕心裂肺的叫喊,青总算是稳定下来了。
他的全身散发着寒气,一点一点侵蚀着萤。
“为什么还是发生了......”萤一下子跪了下来,脑袋倚在了青的肩膀上。
“......我,是不是染上病毒了...?”青挥了挥手,一点点冰晶在他的手里闪现。
“是的....你拥有了异能。”
“......这是好事,我以后可以保护萤了。”
“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病毒在你体内突然变异啊!万一有一天它真的夺走了你的生命,我要怎么办?我已经不想再失去更多人了!”
萤带着哭腔,并没有抬头,“......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着,不要把我当做你的负担......”
“我明白了,萤。”青竭力控制住手中的严寒,抚了抚萤的头发,“我会好好爱惜自己的,希望你也是。”

萤(25)离开了【熄光】。
她在亚尔林大陆比较偏远的城镇开了一家酒吧,环境很好,人也很淳朴。这里离城里不远,将来还能送青去上好一点的学校。
值得庆幸的是,青(5)的代价不高,每次发作的时候只要喝一点海水就好了,萤也有每月去给他做检查,没有什么大问题。

“我要一杯啤酒就好啦!”莫斯(22)坐在酒吧的转椅上,用手指敲了敲桌面的按铃,“特别指定要萤姐(27)倒给我喝!”
“我说你怎么能比青(7)还幼稚呢?”萤转了个身,这几年来容貌也没有发生太大变化,“这次来这里又有什么任务?”
“这次只是来看你俩的。”莫斯托着腮,盯着萤调酒。
“我听说了,莫诗(18)加入【染燃】了。”
“......嗯。”莫斯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
“什么时候犯上的烟瘾?想吸烟要到那边吸烟区!”萤生气地把酒杯放下。
“哈哈,好了好了不吸了!”莫斯笑了笑,把烟盒放回口袋。                                                    

end  20170607